小狮子

AMBC本命 微博@小狮子_初七

【逸真】猎物(3)<哨向>

其实我是想让剧情飞起来的啦!

这世上有一种东西,叫作结合热233

不过没开车。。。但是总会有的呀!

可能今天会二更?!

--------------------------------------

  从高塔之上的窗户往外看去,可以找到星辰阁的所在。不过目前那里基本空无一人,因为大部分的弟子都被派出来寻找易茯苓的下落了。

  “总觉得不大好意思!”站在窗前的女子转过身,正是被所有人以为失踪了的易茯苓。“劳累这么多人来找我。”

  “这是不可避免的。不过,你是怎么隐藏向导精神力的?”

  “这个嘛,自有高人指点!”狡黠一笑,“不论如何,这回谢谢你了!恶,额,风天逸!”易茯苓坐回床边一脸高兴地开口。

  风天逸在桌边坐下,顺手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谢我就不用了,我也是有条件的。将来我管你要一件东西,你可别不答应。”

  “什么东西啊?为什么不能现在要?”易茯苓好奇地问。

  轻抿一口,立马又将茶水吐了回去。“呸,真是难喝!”风天逸抬头,瞥了一眼易茯苓:“这茶,是你泡的?”

  “诶,你倒是听我说话啊!还有,你什么意思嘛,难喝就是我泡的?告诉你,本姑娘不会泡茶!所以这壶茶,不是我!泡!的!”

  “啧啧啧,真是暴躁!”风天逸晃着脑袋感慨,“我这才说一句你就发这么大火,真为你庭君哥哥的未来感到担忧啊。”

  “你和他怎么能相提并论!”易茯苓翻了个白眼表示不屑。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白庭君带过来然后告诉他,你求我带你逃跑,想借此测试一下自己在他心中究竟有多重要?”

  “别呀,我刚刚就是开个玩笑!”

  风天逸起身准备离开。“这壶茶倒了别喝。反正你就先在这待着,虽说下面有人守着不会让别人轻易进入,不过你自己也小心点,今天先别吃任何人送来的东西。有什么事,让你的小狐狸来找我。”

  风天逸口中的小狐狸,就是趴在床上的那只白狐,它是易茯苓的精神体。不得不说,狐狸的确挺合适这个古灵精怪的臭丫头的。

  “什么小狐狸,它有名字的!”易茯苓察觉到风天逸话中的不对劲,“诶?为什么不能吃东西?”

  风天逸的脚步虚浮,还没走到大门口就差点直接瘫倒在地。“该死!这药效发作的这么快!”扶着墙壁,男子咬牙切齿地冷哼道。

  易茯苓一脸茫然。“你怎么了?”

  “别过来!”风天逸挥手示意对方离自己远一点。“姑奶奶,你不知道什么叫结合热吗!那茶里头,被人下了药。我刚刚还不知道是什么,现在看来,是有人起了什么心思了。”

  “啊!可是,这里不都是你的人?”

  风天逸脸色变得通红,不住地喘着粗气。“这世上,那有什么绝对的,事情。”身体像被丟进火炉一般炽热,风天逸忍不住地拉扯着自己的衣服。

  易茯苓看对方难受得紧,便释放自己的精神力想为其疏导。

  “白痴!”风天逸感受到一股力量,似清风徐徐拂面而过。“收回去!你是想和我结合吗!”通红的双眼瞪向易茯苓。

  “啊!抱歉!抱歉!那现在该怎么办?”易茯苓从没见过风天逸这样,整个人就像一头野兽,似乎随时会出击,将猎物撕扯个粉碎!

  “打晕我!快点!”

  “啊?”

  “还想什么!我以前也是这么过来的,死不了放心!”风天逸的拳头死死攥紧,指甲嵌进肉里的痛感勉强让他觉得清醒些。他从怀里掏出一枚火弹,“把,这个发出去,待会自然会有人来接我。”

  “哦,哦!”易茯苓连连点头,然后快速靠近。

  颈后一凉,风天逸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傍晚时分,星辰阁里迎来了一位贵客。

  “母亲,您怎么又来了?”白庭君一进房门,便看到自己的母亲,人族的女皇,正坐在桌边。

  “怎么,我来看看自己的儿子还需要先通报?”

  “母亲,我不是这个意思。”

  女皇让白庭君到自己身边坐下。“我听说,易茯苓失踪了?”

  “是。”

  “之前我让你娶她,你不肯,现在好了?”端起茶杯,衣着华贵的女子意有所指地开口:“现在那易茯苓有了向导的身份,莫说是在星辰阁,就是整个澜州大地,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她。你也快成年,若不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到时候你如何挺过去?别说是结合热,就是那白噪音也能让你痛不欲生!”

  “母亲,你究竟想说什么!”

  女皇放下杯子,起身。“我的意思,你们与其这样满无目的的找人,不如想想,谁会带走易茯苓,谁有这个能力在星辰阁里作乱?”

  “母亲,是指,风天逸?”白庭君犹豫地开口,随后又摇摇头。“不,不会的,如果他真的要抢人,比试赢了我就是。”

  “可他输了,两手准备,不是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白庭君一时沉默。

  入夜。

  风天逸一睁开眼,便看见靠着床柱睡着的羽还真。借着忽明忽暗的烛火,风天逸难得地仔细审视起对方。平日里,羽还真那双眼睛占走了大部分的注意力,与羽族其他人不同,羽还真水蓝色的瞳仁很是干净,好像晴朗天空下的湖面,澄澈、明亮,仿佛能一眼看到底。其实,根本不知道深浅。

  不过现在,他闭着眼睛,睡颜安详,风天逸就很容易注意到对方其实五官很精致。小巧的鼻尖,白里透红的皮肤,还有那红润的薄唇。这样的长相,在羽族中也很是出众的。

  “我夸你干嘛?”风天逸疑惑地自言自语,拍拍脑袋,将一切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到脑后。

  “羽还真,醒了!”趁机拍拍对方的脸颊,风天逸大喊。接触过后,才发觉对方两颊滚烫!

  “怪不得你白里透红呢!羽还真?醒醒啊?”风天逸抓着对方的肩膀摇晃。

  然而,只得到对方轻轻的呻吟声作为回应。羽还真貌似连眼睛都睁不开。

  “不是吧?我才刚醒过来,又得照顾你?”风天逸一脸不情愿地把羽还真抱上床,让对方躺好来。不过,好在这次结合热过去后,风天逸没有感到之前被打晕醒来后的那种全身无力的感觉,反而,倒有些神清气爽。除了后脑依然隐隐作痛!

  易茯苓那死丫头下手也是够重!

  “你先躺着吧,别死了就行!”风天逸低下身子,也不管羽还真听不听得见,在他耳边命令到。

  出门,外头已经是明月高悬。

  “呜呜!”见到风天逸出来,雪狼立刻开始低声嗥叫。

  “嘘!安静!”风天逸下了楼梯,这才发现小白身边还躺着一只鸟。“这什么东西?”轻轻踢了几脚,却引得一旁的小白急忙跑来阻拦。

  说是鸟吧,其实风天逸也不大确定。那鸟身形都和小白这只巨狼差不多大了,就是长着翅膀才有点像鸟,并且它的羽毛是那种脏脏的灰色,看上去像在什么灰尘里滚过一样。外头又黑,所以风天逸刚刚在楼梯上才没看清它躺在这里。

  “你拦我做什么?这鸟看样子是死了吧?正好,我拿走给羽还真炖汤去好了。”

  “呜!”

  夜色下,发着绿光的狼眼里满是愤怒。

  “你这白眼狼!再瞪!”

  “呜呜…”小白垂下脑袋,退到那只鸟身边趴下。不过眼神还是盯着风天逸不放,似乎真是担心风天逸过来把鸟抓去炖汤。

  “算了算了,我去厨房,懒得理你!”风天逸感觉自己莫名其妙做了一回坏人?

  小白小心翼翼地舔舐着那鸟的羽毛,发出哀怨的呜咽声。

  “真是怪事了?”

  风天逸在厨房里翻了许久,才找到一些粥,稍微热了一下,自己又尝了几口觉得味道还可以,又端了一盆冷水就回房间去了。

  再次路过庭院,那鸟似乎是已经醒了过来,金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十分明显。

  进了房间,羽还真正好在起身下床。

  “你好的倒快呀,正好,这里还有点粥,喝了。”风天逸把水盆放下,一手端着粥走过去,然后放在了桌上。

  “陛下?你醒得这么快啊。”羽还真眨着眼,看上去有些慌乱。

  “要不你以为你怎么睡到我床上的?快过来。”风天逸在椅子上坐下,招手让对方赶紧过来。

  羽还真偷偷瞥了几眼外头。

  “在那看什么呢?快过来把粥喝了然后洗碗去。”风天逸不耐烦地又喊了一遍。

  “哦!”这下羽还真只好赶紧大步跑到桌边坐好。

  “对了,外头不知道哪里掉了一只怪鸟,我想煮了吃小白那白眼狼还不让,你说奇不奇怪?”

  羽还真手一抖,碗差点掉地上。

  “诶,你别我碗砸了,地上脏了你给擦干净啊!”

  羽还真点点头。“抱歉,一时没拿住。”

  气氛一时沉默了起来,房间里只听见羽还真喝粥的声音。

  “那只鸟长得那么丑,味道肯定不好。”羽还真突然开口说。

  风天逸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对方,然后笑了起来。“我就开个玩笑。”接着又补了一句,“不过,我倒是不认为会不好吃。”

  “呵呵。”羽还真干笑几声。

  “你见到易茯苓了,现在总算放心了吧?”那枚火弹,就是用来通知羽还真的。

  “有猜到是陛下你,不过没想到苓姐姐会这样做。”羽还真一边专心地喝粥,一边回答。“等等,陛下,这粥是你做得?”

  面对对方的询问,风天逸十分得意地,摇头。“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熬粥?这是我在厨房找到的。”

  “不会是,”羽还真看了一眼碗里的粥,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不会是早上的吧?”

  风天逸摊手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这是早上小白喝剩下的!”

  手搭上对方肩膀,一本正经地说道:“正好,别浪费。”

  “陛下!”羽还真欲哭无泪地看着面前人。

-----------------------------------

本来这一章中午就可以写好的,结果,我在b站刷那个花絮,根本停不下来啊!!!

真是有毒!!!!

然后,谢谢支持我的小伙伴啦!

以及,不要嫌弃那只小灰鸟啦,它不胖,只是大吼吼吼!它就是真真的精神体,相信我,这一切只是套路!!

评论 ( 16 )
热度 ( 105 )

© 小狮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