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狮子

AMBC本命 微博@小狮子_初七

【逸真】猎物(4)<哨向>

本章抓坏人,然后,牵手杀?

以及,为可怜的庭君哥哥和茯苓糕默哀三秒钟,他俩连个面还没见着呢。(估计接下来也难)(被pia飞的我仰天大笑!)

-------------------------------------

  又是一个忙碌的清晨,星辰阁的弟子依旧还没有找到易茯苓。而白庭君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加入寻找的队伍,风天逸更是连人影都找不到。

  此时此刻,羽皇陛下正忙着在清风院处理私事呢。

  “你好大的胆子!”

  跪在风天逸面前的,是羽族今年新进的一个弟子,不是哨兵,平常为人安分,所以风天逸才会安排他去高塔。

  “陛下饶命!我冤枉、我是冤枉的!”那人一跪下就不住地磕头讨饶,吵的风天逸耳朵都疼。

  “那你说,从你那里搜出来的这包药粉是怎么回事?”风天逸将一个红色小包丢到他面前。“这个东西,可不是一般人会有的。”

  “这个,这个是别人给我的。”那人唯唯诺诺地说着,又抬眼,快速瞥了一眼站在风天逸身边的羽还真,然后低下头,沉默不语。

  风天逸顺着他的视线,向羽还真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对方同样一头雾水地摇头。

  “谁?”风天逸挑眉问道。

  “是,是……”

  “你说,有我在你还有什么怕的吗?”风天逸向前倾下身子,笑容危险。

  “是羽还真!”那人不敢抬头地回答道,“我也不知道那药粉是什么,只是我看陛下平常很信任羽还真,我还以为他的话就是您的意思,所以我才把那药放进茶里的!”

  “陛下!不是我!”羽还真一脸不敢置信,急忙跪下连连摇头反驳。

  风天逸没有理会羽还真的辩驳,而是继续问那人:“你说是他,可有证据?”

  “这,”那人一脸为难,“陛下,这我去哪里找证据?羽还真他只是把药粉给我,吩咐了我一句而已啊。”

  风天逸起身,走到年轻弟子面前将他扶起来。

  “你要是真拿出什么证据,我倒还真怀疑你是故意栽赃给羽还真了。”风天逸拍拍他的肩膀,“以后要记住,除非是我的亲口下令,别相信任何人!”

   “是!陛下!”

  “陛下,真的不是我!”羽还真跪着挪到风天逸身边,拽着他的衣摆。一双水蓝眼眸里浸满委屈的泪水,不甘地凝视着对方。

  “滚开!”风天逸将其一脚踹开,“你这个忘恩的东西,还敢狡辩。来人,拖走!”

  “是!”

  “陛下!真的不是我!陛下!”

  绝望的哭喊声逐渐远去。

  “以后记住教训。”风天逸看了一眼身边的人,随后也离开了。

  所有人散去后,那年轻弟子终于脚软地瘫倒在地。

  星辰阁内,白庭君在两位师父面前跪下。

  “庭君,你这是做什么?”

  “师父,弟子怀疑风天逸劫走了茯苓!”

  两位师父面面相觑。

  “庭君呀,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你,这是有什么证据?”

  白庭君自然是没有什么证据,否则早就亲自上门去找风天逸了。

  “这事,往大了说,可是影响人羽两族和平的大事!师父知道你担心易姑娘,可是如果风天逸他想要易茯苓的话,那天比试也不会输给你了。外人不知道,你自己难道不清楚你那时大病初愈,如果不是风天逸故意露出破绽,你怎么会赢呢。”

  “可是,或许风天逸他就是想耍我!”

  “庭君……”

  “师兄,其实庭君说得也不无道理,风天逸这孩子,没什么别的毛病,就是自大贪玩。就算是他劫走易茯苓,他也不一定是真的为了与易茯苓结合而做。”

  “师弟,你这话也是。”

  “那两位师父?”白庭君一脸焦急。

  “这样吧,这事也不好明着调查,毕竟是可能牵扯到两族和平的大事。庭君,你安排几个人跟着风天逸就是。”

  “是,师父!”白庭君抱拳行礼,起身离去。

  “诶,这群孩子,一个都不让人省心。”

  “师兄别恼了。”

  冬日里,澜州的天黑的特别快。太阳落山没多久,一个裹着黑斗篷的男子就出了房门,摸索着在雪地里前行。

  风天逸身为哨兵,五感发达,自然不会为这黑暗所困扰。他不远不近跟在那个男子身后。

  “诶!”

  连忙扶住自己身后差点摔倒的人,顺便用手捂住对方的嘴巴以免被前面人发现。

  “你喊什么!”风天逸低声责怪道。

  “自然反应嘛。”羽还真不自觉地吐吐舌头,一脸无辜地看着对方。“我又没有陛下你那么好的眼睛。”

  “真不明白我带你来拖后腿干嘛?”风天逸虽然嘴里抱怨,不过手却很自然地牵上对方的手,十指相扣,紧紧握住。“抓稳来,走路看好脚下!别把我一同带着摔了!”

  温热的掌心相触,这样的温度在寒风中更容易察觉,也更乱人心弦。“哦。”羽还真愣愣地应道。反正天色昏暗,自己的脸变得有多红也就没人在意了。

  走了大约一柱香的功夫,那人终于在一处庙宇前停下。里头似乎有人在等他。

  风天逸与羽还真相视一笑,随后风天逸带着他上了屋顶,开始偷听大业。

  “我父母呢!”这是那个穿着黑斗篷的羽族弟子的声音。

  “你着什么急?你父母现在安全得很呢。”一个略沧桑的声音响起。“等一切成功,他们自然会毫发无损地回到你身边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打得什么算盘?让我下药在茶里,如果陛下真的和易茯苓结合,那就是和人族未来的皇帝结仇,将来战事一起,我们还处在无理的那一方。现在事情败露,又让我嫁祸给羽还真?那个出身卑微的小子有什么可值得你们惦记的?”

  相握的手一紧,风天逸疑惑地看向对方。

  羽还真一声苦笑。从小因为出身而被人瞧不起的心情,恐怕身边高贵的羽皇陛下是不会理解的吧?

  风天逸用另一只手扯了扯对方的嘴角,用口型无声地表达。

  别,这,么,笑,丑!

  然后又趁机捏了捏羽还真肉肉的,手感十分不错的脸颊。

  “那个羽还真,精通机关术,比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可强多了。风天逸怎么处置他的?”

  “我不清楚,只知道,他被关了起来。”

  “去打探清楚,若他对风天逸凉了心,我自会安排人救他出来,到时,即可为我所用。”

  风天逸忍不住狠狠戳了几下羽还真的脑门。

  无奈地揉揉自己的额头,羽还真同样做着口型:

  怪,我?

  风天逸眯着眼睛,点头。

  “你赶紧回去,别让其他人起了疑心。”

  待两个人都离开后,风天逸也拉着羽还真起身下了屋顶。

  “走吧。”

  羽还真这才意识到两人的手还牵着。

  “去哪里?”

  风天逸勾唇一笑:“既然知道了背后有人在作乱,接下来,自然是,去睡觉哇!”

  有些没反应过来对方跳跃的逻辑,羽还真歪着脑袋,用眼神无声表达自己的不解。

  “走吧,今天演戏演完了,明天还有一场呢!”

  “明天?”

  明天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也许,答案只有这天上的明月才会知道了。

--------------------------------

果然比起小红心,还是更喜欢大家的评论呢!(臭不要脸吼吼)

所以,有什么意见和疑惑,都大声地告诉我吧!

爱你们呦吼!

评论 ( 24 )
热度 ( 128 )

© 小狮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