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狮子

AMBC本命 微博@小狮子_初七

【逸真】猎物(6)<哨向>

  就是这里了。

  风天逸将双鱼木佩放回怀里,转身看向白庭君。

  “我们来这做什么?”白庭君一脸犹疑。

  “你们这些日子漫无目的地找人,可有线索?”风天逸打头进了洞。“这么多人,倒没我家小白有用。虽然师父们寻不到易茯苓向导的气息,但好歹她还是个人啊,找个鼻子灵得闻着味道找不就好了。”编瞎话,风天逸向来是信手拈来。

  “哼,我看你贼喊捉贼罢了。”白庭君在后面跟着。

  风天逸连连叹气:“随你怎么说,人找到了,我等着你来道歉。”当然,也少不了道谢!

  “救命!救命啊!”

  山洞里隐隐约约传来女子的呼救声。

  “你听见了么?”白庭君竖起耳朵。“有人在喊救命。”

  风天逸皱着眉头:“我又不是聋子,走吧,说不定就是你的茯苓妹妹呢。”

  两人快步深入洞穴。

  转过一处拐角,眼前变得豁然开朗。偌大的洞穴中间上方,有一个缺口,阳光直射之下,一个黄衣女子被悬空吊起。下方,两只巨大的机械蜘蛛守在那。

  “苓儿!”

  风天逸拦住差点冲过去的白庭君。“你疯了?没看见那两只怪物!你想害死谁?”

  白庭君所有心思早飞到易茯苓身上,看也不看风天逸地回道:“让开!没看到苓儿有危险么!”

  风天逸收回手,弯腰做了个“请”的动作。“好,你去。”说完,提步就往回走。

  “风天逸!”白庭君低声喊。“你做什么?”

  “你要去送死,我何必拦你?”

  “你!那你有什么主意!”

  “这个嘛……”风天逸挑眉一笑,眼神所落之处,雪狼正半蹲在角落里,碧绿色的瞳仁倒映出两只机械蜘蛛的影子。

  随着一声虎啸狼嗥,一狼一虎再次同时出现。不过这一回,它们有着共同的敌人。趁着洞穴内蜘蛛被一白一黄的身影所吸引,风天逸和白庭君飞速跑到中间。

  “庭君哥哥!”看清楚来人,易茯苓一脸欣喜。

  “苓儿,我马上救你下来!”

  风天逸不爽道:“喂,这还有个人看到没?”

  白庭君正打算飞身上去割断绳子,风天逸却突然朝他丢来一把剑。

  “小心!”

  白庭君急忙闪身躲开,摔倒在地。那剑,直直地插入了折返想要偷袭白庭君的蜘蛛身体里。

  “你救苓儿,我来对付这家伙!”白庭君起身,挥剑向另一只往回走的蜘蛛刺去。一狼一虎也咆哮着赶回来加入了战斗。

  风天逸抽出鞭子,挥鞭勾住易茯苓的脚,用力一扯。随即踩上一旁的大石块,飞身接住落下的易茯苓。

  这是哨兵的气息?

  精致小巧的匕首,径直捅入男人的胸口。

  虽然在搂住对方的一瞬间,风天逸就认出了对方不是真的易茯苓,但他也只能勉强躲闪以至于刀尖没有直接送进心脏。

  “嗷呜!”雪狼发出一声惨叫,随即朝风天逸的方向扑来。

  “苓儿?”白庭君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风天逸被易茯苓推开,无力地半跪在地上。

  一只白虎突然出现,撕咬住雪狼的后腿,迫使它无法靠近易茯苓。

  “我的好儿子,你看清我是谁?”站在石块上的“易茯苓”大笑道,她收回精神力。

  白庭君揉揉眼睛,才发现那女子居然是自己的母亲!

  “母亲!”

  “都出来吧。”

  一道石门应声而开。人族的士兵推着一个羽族男人走了出来。

  “羽还真!”白庭君惊呼。“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走吧。”女皇不屑地瞥了一眼地上的风天逸,又领着众人离开,只留下羽还真和风天逸,然后封住了石门。

  “陛下!”一被松开,羽还真立刻跑到风天逸身边。他小心翼翼地扶着风天逸,不知所措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这都怪我,怪我!”

  风天逸忍着胸口剧痛开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人族女皇,她认出了这个。”羽还真拿出被摔成两半的木佩,“她猜到我假意投诚,所以,设了这个局引你。”

  “该死!她怎么会认出机枢的东西?”

  “陛下,别说话了,我带你出去!”

  “别动!”风天逸挡开羽还真的手,“他们肯定把这里堵死了,怎么可能会让我们出的去?放心,我一时半刻还死不了。”横下心,风天逸一把将匕首抽出!

  “陛下!”

  “帮我扯块布条包扎一下。”风天逸疼得脸色发白,却强忍着一句痛呼也没露出来。

  “陛下……”羽还真哭着,撕下自己的衣角,小心翼翼地为对方包扎起来。

  “哭什么,白痴!”风天逸勉强扯出个笑容,“我还没死呢!”

  “对不起!都是我不小心……”

  “好了,闭嘴,吵死了。”风天逸感觉胸口的伤越来越来严重,疼痛令他无法继续清醒,一阵眩晕袭来。说不是有羽还真扶着,恐怕风天逸已经倒在地上了。

  “陛下!”

  风天逸猜测那匕首上肯定浸了毒,否则白雪不会就这样离开了的。不过,现在他并不打算告诉羽还真自己的推测。

  “没事,我就是,失血多了,有点晕。”

  人族皇宫。

  “母亲,你能告诉我你究竟在做什么了么!”白庭君一醒来就冲到大殿。

  “你们都退下吧。”

  “是。”

  清退了所有人,白雪从皇座上起身。

  “庭君,你过来。”

  白庭君犹疑着上前。

  来到母亲身边,白庭君被按住肩膀在皇座上坐下。他面前的桌子上,是澜州的地图。

  “看到了吗?”女皇指着地图问。

  “母亲要我看什么?”

  “这澜州大地。”女皇拍着白庭君的肩膀,“这里,和这里,都是我们的。可是,还不够!庭君,母后不仅要你做人族的皇,更要你,做这整个天下的皇!”

  “母亲!”白庭君惊愕起身。

  “再过几日,就是你成年之时。易茯苓现在就在宫中,那时,你就与她结合。你们,会成为这澜州,最强的哨兵向导。并且,也是唯一的。”

  “母亲!”

  在白庭君惊恐交加的目光中,女皇白雪转身离去。

-----------------------------------

越写感觉越扯23333

下章开车?!

我还是赶紧写完这一篇重新开坑吧吼吼吼!

原谅我的渣文笔。。。

 

 

评论 ( 5 )
热度 ( 77 )

© 小狮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