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狮子

AMBC本命 微博@小狮子_初七

【逸真】猎物(10完结)<哨向>

终于迎来了结局!

其实懒惰如我,这貌似是我第一次写完一篇同人文?!!主要还是依靠小伙伴们的支持啊!

十分感谢大家!!!

----------------------------------

  婚宴,在澜州海边一艘巨船上举行。

  “你以前也是这么躲过哨兵的?”在连续旁若无人地走过几队人族守卫后,风天逸神情复杂地瞥了眼身旁的羽还真。

  这要是以后吵架把人气走了,想找回来可就难了吧?

  “以前顶多能做到用精神暗示不被发现是哨兵而已。”羽还真专注于观察有没有哨兵路过,没有注意到身边人的小心思。

  “你去找易茯苓。”

  “那陛下你?”羽还真疑惑道。

  风天逸挑眉一笑:“自然,是去给这宴会添些热闹了!”

  几番周折,羽还真终于找到易茯苓被关押的地方。

  “还真!”看见来人的脸,易茯苓惊诧无比。

  “苓姐姐,我来救你出去!”羽还真拉起易茯苓的手就往外跑。

  “诶,等等还真!”易茯苓停下脚步,“还真,我不能一走了之!”

  “为什么?”

  “这事说来话长,女皇她抓了我父亲,用我的性命逼我父亲为她建造一座巨大的战舰以攻打南羽都,然后又以我父亲的安危逼我留下。”

  “战舰?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这艘大船?”

  “嗯,有了星流花粉的能量,战舰就可以飞到空中,与你们羽族士兵作战。还真,我不能和你走,如果可以,请你去救我父亲吧!带他离开这里,也许很快,战争就会开始的!”

  “你知道你自己的身份了?”

  “星流花神吗?我知道了。”易茯苓苦笑着点头。“还真,你快点离开吧!”

  羽还真摇头,笑容自信:“苓姐姐,你和我一起去救你父亲,放心,羽皇陛下会解决一切的!”

  “风天逸?他也来了?”

  “今日,你和白庭君的婚宴,请了大部分羽族贵族来。”

  “什么婚宴?”易茯苓似乎完全不知情。

  这下,事情就明了了!

  “那看来,恐怕就是女皇在骗白庭君了。”

  大殿,美酒佳肴已备上桌。白庭君冷眼看着殿台下,人影纷纷,觥筹交错。虽然这是他与苓儿的婚宴,虽然骨钉已被去除他不用再隐藏自己的感情,可是,他的心情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开心。

  他曾派人去那个山洞,但是那已经毁坏的不成样子,羽还真和风天逸,也许真的是尸骨无存了。

  “庭君,这是你的大喜日子。”

  “母亲,我没事。”白庭君慌乱地摇头。如今,他是如此害怕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他的母亲,是如何变成现在这样子,迷失在追求权力中的?

  “那就是了,收起你的愁眉苦脸,别伤了新娘子的心才是。”

  眼见白庭君展了笑颜,白雪才满意地举起手中酒杯,一饮而尽。

  终于,一切事情都将结束了。午宴过后,庭君就会全面爆发结合热,他和彼岸花结合时,自己就可以带出易茯苓,取星流花粉让天空城起飞。到那时,所有羽族贵族都会被囚禁于此,自己攻打南羽都,就如囊中探物一般简单!

  雪飞霜安坐在她父亲身边,表情看不出任何异常,心里却是一直担忧着。

  突然,一声狼嗥划破天际,宴会上的歌舞声、交谈声、嬉笑声都因此骤然消失。

  随着风天逸骑着雪狼进了大殿,所有人的心仿佛瞬间坠入深渊,身体不得动弹,这是强大的精神力量所带来的压抑感。

  “风天逸!”两声惊呼同时响起。不同的是,白庭君的语气中带着欣喜,而女皇则是有些咬牙切齿了。

  女皇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在对方沉闷地低下头后,又将目光移向风天逸。

  真不应该大意!

  “怎么,不欢迎我么?”尽情释放精神力,风天逸大笑道:“不想死的人都赶紧离开。”

  大战之前,必先清场。

  人族士兵列队在白雪身前站好,虎啸声响起,白虎亦出现在士兵之前,与雪狼对峙而立。

  “女皇,还得感谢你,邀了我这么多族人来,正好免了我单打独斗。”雪凛率领羽族士兵来到风天逸身后。

  “你若非要挑起战事,我羽族自当奉陪!”

  “母亲!收手吧!”白庭君在白雪面前跪下。“别让无辜的百姓再遭战乱了!”

  “闭嘴!你这没出息的家伙!”白雪一脚将白庭君踢到在地。“我做这一切,不都是为了你!你却不战而降!”

  “母亲!”

  “将太子带到一边去!”

  “是!”几名士兵将白庭君拉走。

  “啧啧啧,你对你儿子倒也是狠心。”风天逸感慨着不住摇头。

  “少废话,”白雪对着士兵们下令:“将这些人都抓起来!”

  两方士兵开始厮杀,白虎与雪狼也缠斗在一起。

  “庭君哥哥!”易茯苓三人此刻也冲进了大殿。

  白雪在看见机枢后愣了一下,白虎也因此挨了雪狼一爪。一声怒吼,白虎脱离战场,向易茯苓冲去。

  “苓儿小心!”

  其实,白庭君若是没有喊着一声,易茯苓几人也不会被吸引了注意力,导致易茯苓真的被白虎叼走。

  “母亲,住手!”

  白虎面前,一只黄斑大虎挡住了它的去路。

  而白虎面前不远处,就是天空城的启动装置。

  “白雪,你收手吧!”机枢对着殿台上高喊。

  风天逸也来到两人身边,悄声问一脸崇拜地看着机枢的羽还真:“他是谁?”

  羽还真激动地扯着风天逸的袖子,小声回答:“他就是机枢前辈!哦,也是苓姐姐的父亲。”

  风天逸看着隔着人群,僵持对视的白雪与机枢,了然点头。“我想我知道那个双鱼木佩为什么会被白雪她认出来了。”

  “啊?”

  “机枢!今天我就要你亲眼看着你和那个贱人的女儿,死在你面前!”

  白虎低吼着撞开拦路的白庭君的精神体,来到开启装置前,那块巴掌大小的紫水晶开始吸收易茯苓身体里的能量。

  “不要!”几声喊声一同响起。

  赤凤清啼一声,出现在大殿上空。一块物件,从天而降,落在那紫水晶上,水晶应声而裂。那物件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停下,原来是属于风天逸的,另一半没被女皇摔成两半的双鱼木佩,不过现在,它也裂成两半了。

  “好了,完美解决。”风天逸勾唇轻松一笑。

  “风天逸!”白雪哀嚎一声。

  “剩下的破事你们自己解决吧!”风天逸抱着羽还真上了赤凤的背,潇洒离去。

  九天之上,透过重重云霭,俯瞰苍茫大地,风天逸头一次,觉得如此自在,如此满足!一切,也许都因为怀中的人,羽还真。

  “陛下?我们,我们就这么走了不大好吧?”

  “闭嘴。”

  “哦。”羽还真看不见身后人的表情,以为对方真的因为自己的话不高兴,畏怯地绷紧了身子,一动不敢动地在风天逸怀里待着。

  “你在,害怕吗?”风天逸自然感觉到对方的不对劲。

  羽还真犹豫许久,微微点头。

  “怕什么!”

  “陛下,不生我气?”羽还真的手,悄悄抓紧了风天逸环抱住自己的手。“我一直没告诉陛下,我是向导。那日在山洞,没有经过陛下同意就擅自……”

  风天逸挣脱开羽还真的手,转了个方向重新覆上去,十指相扣,就如那日在山洞一样。

  “没有。”

  “可是陛下不是说最讨厌被欺骗!”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记得了!”我还说过,如果知道谁是那个向导就让他不得好死呢,现在,这个该死的向导不还是安然地在自己怀里。“况且本皇向来说话不算话的!”

  “陛下,你这有什么好自豪的。”羽还真偷笑,身子放松下来,微微后倾更加靠近风天逸。

  “还有,我还得多谢你的灰鸟,幸亏有它,我才没有……”错过你。

  “没有什么?”

  “你这鸟是凤凰呢。”

  “陛下你转移话题!”

  “凤凰在人族可是皇后的象征呢!”

  “……”

  “所以,羽还真,做本皇的皇后吧!”

  “陛下……唔!”

  再之后的场景,凤凰宝宝表示需要消音和马赛克了!

------------------------------------

心疼一下没有正经结局!

不知道为什么越到结局越舍不得码字(就是懒其实

这一篇就这样结束了呢。。。开始下一篇吼吼吼!!!!

评论 ( 17 )
热度 ( 114 )

© 小狮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