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狮子

AMBC本命 微博@小狮子_初七

【逸真】人模“狗”样

控制不住洪荒之力啊!码了个短篇,甜!

最后强行点题,盲人真真设定!

----------------------------

一、

  风天逸和白庭君是从小的死对头了,所以风天逸不喜欢白庭君,连带着不喜欢他的小情人易茯苓,连带着不喜欢易茯苓的好姐妹雪飞霜,连带着不喜欢,树下的那男孩!

  这本来应该是一个悠闲自在的傍晚,没有讨厌的人在眼前晃悠,风天逸可以独自在高高的枝丫间透过绿叶间的缝隙享受瑰丽的落日之景。不过,一切的美好都被树下那男孩破坏了!

  半柱香前,那小瞎子一路磕磕绊绊地往这走来,在笨拙地撞到树干后,蹲下抱膝无声而哭直到现在。似乎一点休息的意思也没有。他叫羽还真,是雪飞霜的弟弟,据说小时候的一场高烧夺走了他的视力。

  羽还真来星辰阁一月,风天逸只见过他三次,只因雪飞霜十分在意这个弟弟,没有自己的陪同是哪也不许他去的。

  所以,风天逸现在很好奇,怎么过了这么久还没人来找他?

  纵身一跃而下。

  “谁!谁在哪里?”十五岁的少年犹如一只受惊的兔子,竖起耳朵偏头“看”过来。额,如果他能看见的话。

  “你母亲没教你,问别人名字前,应该先报自己的名字?”

  “我,我叫羽还真。”少年慌乱地抹去脸上的眼泪,眼眶微红,一脸委屈的可怜模样。

  风天逸看着他,不禁失笑出声。真是老实,比那古灵精怪的易茯苓和故作成熟的雪飞霜倒可爱多了!

  “你,你是谁?你是我姐姐派来的人么?”许久不见回答,羽还真小心翼翼地开口。

  “你姐姐让我来找你。”风天逸脸不红心不跳地一本正经撒谎道。“你惹她生气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我只是不想再被当作小孩子对待而已……”羽还真辩驳的声音越说越小,他的手指不安地紧攥衣角,似乎很是羞愧。

  风天逸怀疑自己眼睛好像也有问题了,他居然觉得还从对方眼神中捕捉到,落寞?一个瞎子会有眼神?

  “你受伤了。”风天逸忽略刚刚自己亲眼看见对方头撞树上的事情,假装才看见羽还真额头上肿起来的大红包 。

  羽还真因为风天逸突然的触碰而下意识地后退,在险些又摔倒时,被一股力量立马拽住,随后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对不起!对不起!”羽还真急忙站稳道歉。

  风天逸还沉浸在刚才的意外里,对方小小的身子,抱起来还挺舒服?目光来来回回地打量着羽还真还有些婴儿肥的面容,反正对方看不见,风天逸也不觉得不妥,带着玩味的笑容肆无忌惮地审视他。

  “你没事吧?”没得到回应,羽还真担心对方生了气,再一次开口。

  “没事,你自己小心点吧。”

  “对不起,我真没用,只会让身边人为我担心受怕。”羽还真苦笑一声。

  “……”饶是向来牙尖嘴利的风天逸,一时竟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多谢你来找我,我们回去吧。”羽还真收起苦涩的笑容,仍是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好像还是以往那个跟在雪飞霜身后的乖巧少年。

  羽还真伸出手,等待。

  风天逸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这小瞎子是在命令自己?这手势是什么个意思?他打扰我清净我得教训他不是吗?不会真要我牵他去找雪飞霜吧?

  虽然羽皇陛下心里有一百个理由说服自己赶紧走人,不过他还是神差鬼使地拉过对方的衣袖,引着对方,离开了花园往雪飞霜的住处走去。

  “风天逸!放开还真!”

  刚出花园,易茯苓那大嗓门就从远处传来。果然,白庭君一行人正走来,看上去,似乎找人找了许久。

  “拐带孩子不提倡啊!你放了还真,我们的恩怨可不能危及无辜!”这是那个白痴白庭君的喊声。

  风天逸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看来只好下次找你玩!”风天逸快速捏了捏身边少年白嫩的脸颊,然后转身,瞬间消失在道路拐角处。

  羽还真愣在原地,直到雪飞霜她们跑过来。

二、

  自此回到院子里,雪飞霜和易茯苓对羽还真进行了一遍又一遍地检查,还收获了无数的关切之声。

  其中,提到最多的就是,一定要远离,风天逸!

  清凉午后,羽还真送走了唠叨不休的雪飞霜,独自坐在窗边出神。

  “下次再找你玩!”

  那个傍晚的事情再次突然出现在脑海中。那个好听的声音,那个温暖而意外地拥抱,那人……羽还真悄悄抚上被掐的脸颊,皮肤微热的温度让他有些心慌意乱。

  风天逸似乎也不像姐姐口中所说,脾气很坏?

  “你在想什么?”

  熟悉的声音带着几分调侃的语气在身前响起。羽还真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纵然,永远是一片漆黑的世界。

  慌张地坐好,对方却又轻轻地捏着自己的脸颊。这一回,羽还真是真的感觉心乱如麻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羽还真将身子往椅子里缩,躲开对方逾矩的动作。他们两个又不熟悉!白大哥平时最多拍拍自己肩膀,两个姐姐倒是经常揉自己脑袋,羽还真最讨厌被当做孩子,但这些比起捏脸,他倒是觉得前者已经不算什么了!

  “带你出去玩啊!”欢乐的语气,仿佛说出的不是什么足以让雪飞霜担忧到崩溃的事情。

  羽还真感觉自己被扛在风天逸肩头,风快速地掠过脸颊,不知道是外面本就风大还是他们跑得太快?

  戏台上,咿咿呀呀地唱着什么。羽还真没想到,风天逸说的“玩”,居然是带自己来戏院子里。这里,可以说是羽还真最不可能出现的地方,谁会想到,自己一个看不见的无用之人,居然会来看戏?

  “上面在演什么?”羽还真好奇得很。

  耳边感受到来自对方的气息。

  “武松打虎,你知道老虎长什么样么?黄毛黑纹,额间还有个王字。”

  羽还真认真思索,试图在脑海中描绘出老虎的样子,不过,这显然很困难。

  “你摸摸这个,我从这戏院班主那里抢来的,他手艺倒是好,一只虎刻的栩栩如生。”

  温热的手掌覆上羽还真的手背。

  “这是木头刻的,这里,是头。这里,是尾巴……”

  当一个人的心里满满当当的时候,就会感到快乐,抑制不住的笑意就会浮现在脸上。羽还真上扬的嘴角,显然就是因为如此。

三、

  雪飞霜发现自家弟弟最近总是莫名其妙地傻笑,问他,他还偏偏不承认。

  很可疑!

  还有还真床头越来越多的小玩意儿也很可疑!

  “我觉得还真最近很奇怪。”雪飞霜向易茯苓倾诉心中疑虑。

  “我觉得你也很奇怪。”易茯苓吃着糕点,含糊不清地回答。

  “你!我哪里奇怪!”

  “之前让你别太管着还真,你不听,结果他都快被你弄得怀疑人生了,郁闷出走还差点遭了风天逸的黑手。现在他天天乖乖在家,你又担心什么呢?”

  “我还不是担心他被人欺负!我也想他可以像正常男孩那样,可是,他看不见,要是有人成心欺负他,我不保护他,谁来保护他啊?”

  唉,谁能理解一下,自己这份长姐如母的苦心啊?

  “你和我抱怨许多也没用,解铃还需系铃人呦!”

  羽还真房间。

  “还真,你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姐姐,是很认真地在问你。”

  忙着解九连环的少年,忽然沉默地停下了动作。

  “还真,我知道我不该这不让你做,那也不让你去,你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不过,请原谅我好吗,我只是想,自己能保护你多一时就多一时……”

  羽还真摇头打断对方的话。

  “姐姐,我没有生你的气,从来没有,我只是,生自己的气。”

  “要不然姐姐一直照顾我和娘,也许我今天也没命坐在这里。我总觉得自己很没用,无论在哪里,都只会给姐姐你添麻烦。”

  雪飞霜忍不住轻敲少年的脑袋。

  “傻瓜!”

  羽还真傻笑。

  “姐姐,其实,有一件事情,我想告诉你。”少年神情犹豫。

  雪飞霜难得听到向来乖巧沉默的弟弟主动和自己说什么,现在自然是喜出望外地凑上前。

  “什么?”

  “我觉得,我好像喜欢,风天逸。”

  雪飞霜八卦的笑容瞬间僵住。她是有猜羽还真恋爱了,可是,谁来把她打醒呗?她一定在做梦吧!

  “姐姐,你……”羽还真后悔自己一时脑袋发热,居然说出这样可笑的话了!可是,自己那种心情,真的很想和人分享啊……哪怕,这份感情不可能有回应。

  “我,我有些反应不过来了。”雪飞霜扶额呆愣道,“我先出去冷静一下!”

  脚步声快速远去。

  “姐姐!”

  房间里又陷入一片寂静。无边的黑暗中,羽还真只能独自懊恼着……

四、

  风天逸从窗口翻进来时,看见了抱膝蜷缩在床角的羽还真,,小小的一团,像只忧虑的包子。

  听见动静的羽还真往床边挪动,急忙开口道:“姐姐!”

  雪飞霜在这里?

  风天逸疑惑地看着羽还真。

  “姐姐,对不起!我,我想了很久,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我喜欢风天逸的事情,我知道你们认为他人不好……”

  风天逸头一次,感觉到心跳漏了几拍似的,笑意满满,抑制不住。

  一直不知道羽还真会不会喜欢自己这个死缠烂打的家伙,现在突然……

  虽然外头还下着雪,不过风天逸现在真的好想砸开河面的冰,然后“裤衩”一声跳进去啊!

  “姐姐?你怎么不说话?”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的羽还真,对于没有任何回应感到疑惑不安。

五、

  突然覆上的柔软嘴唇,令羽还真吓了一跳。脑袋下意识地往后一缩,那温热却又很快的离开了。

  又是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响起。

  羽还真久久没能回过神来。

  “疯子!疯子!”易茯苓的大嗓门在门外响起。

  羽还真这才意识到,刚刚,自己被人占了便宜!

  他紧张地竖起耳朵,听着门外的动静。

  那人是谁?

  其实心中隐隐有了猜测,可是,那怎么可能呢?

  “还真,你没事吧?风天逸那家伙怎么从你房间里跑出来了?”易茯苓进了房间。“而且他疯了么?居然还抱了我一下!咦,啧啧!”

  羽还真能够想象易茯苓那一脸嫌弃的表情。

  “刚刚,是……”还是不敢相信!

  “风天逸啊,他还被你姐一脸神秘地拉走了呢!”

  羽还真微微垂下脑袋,嘴角轻轻上扬。

  “风天逸,他长得什么样子啊?”

  “一个嘴巴,两只眼睛,恩,人模狗样呗!”

-----------------------------

还真:陛下总说我是狗!

风天逸:没事,以后我就是你的导盲犬了……

------------------------------

脑洞来源于陛下对真真“狗”的执着,以及,b站炒鸡甜的小短片《爱,牵手》

逸真使我快乐哈哈哈!

文笔不好请见谅!

评论 ( 19 )
热度 ( 135 )

© 小狮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