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狮子

AMBC本命 微博@小狮子_初七

【AM】相逢犹恐在梦中〈竹马au〉

亚瑟和梅林是幼时好友,分别多年后的二人,再次相遇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预警有……

——————————————

(一)

  “亚瑟,我觉得你应该去向格温道个歉。”一大早,亚瑟便接到了兰斯洛特的来电。“周年纪念这种事情,你居然忘得一干二净?”

  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令亚瑟莫名烦躁。

  “兰斯,你总是操太多心了。”亚瑟冷淡地开口。

  “身为你们共同的朋友,我不得不这么做。”兰斯洛特语气诚恳,“去买束花吧?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格温喜欢什么?”

  “也许?”亚瑟半开玩笑地回答,随后挂了电话。

  躺在床上,亚瑟望着天花板发起了呆。

  与格温相识有一周年,对方是个好女孩,大方温柔。可是……亚瑟知道,是自己太不懂得珍惜。或者,的确应该听从兰斯洛特的建议,去买束花向格温赔罪?

  亚瑟轻叹一声,合上眼。

  午后,兰斯洛特发来一条信息。这家名为“waiting”的店坐落在离繁华地带较远的地方,所以亚瑟花了一些时间才照着地址找到这里。

  店面的装修很别致,整体颜色采用的是暗色系,给人的感觉却不是阴沉,而是安稳。亚瑟走进去时,一个似乎是店主的男人正在检查花草。

  “抱歉,打扰一下。”亚瑟上前。那人也抬头看过来,黑色的卷发长到脖颈处,面容清瘦,一双湛蓝色的眼睛里染上几分疑惑。抛开心头突然升起的奇怪感觉,亚瑟继续开口道:“额,我的朋友介绍我过来的,他叫兰斯洛特,我想你认识他?”

  “亚瑟。”男人喊出亚瑟的名字。

  “我们认识吗?”亚瑟惊疑地问,不过很快他又摇了摇头,“哦,是兰斯向你提起我的吧。”

  “亚瑟,我是梅林。”男人笑容勉强。


  秋天的田野是金黄色的,放眼望去,一片又一片长势喜人的稻谷蔓延至天边。阳光下,两个年纪相仿的男孩在他们的游戏场里追逐打闹,肆意的笑容仿佛给天地都染上了快乐的颜色。

  “亚瑟,你慢点,我跑不动了!”

  在前头的金发男孩闻言放慢了脚步,转过身对黑发男孩做了一个鬼脸。

  “梅林,我们来比谁先跑到那个湖边,后到的人是小狗哦!”

  “这一点也不公平!”嘴里抱怨着,但是黑发男孩仍然加快了脚步,努力追赶那逐渐远去的身影。

  风吹过,惊扰了平静的水面,引起阵阵涟漪。

  两个男孩并肩坐在湖边的石块上,卷起裤腿,两双脚都浸在清凉的湖水中,时不时摆动几下,给这湖面再添几分波澜。

  “你输了!”金发男孩偏头看着身侧人,语气得意地说。“你得学小狗叫三声!”

  “才不要。”黑发男孩重重摇头,表示拒绝。

  “真的?”金发男孩亚瑟,用食指指着对方,与对方四目相对,半带威胁地问了一句。

  被威胁的梅林努力忍住笑意,尽量不让嘴角上扬,再次点头应是。

  “好。”亚瑟若有所思地点头,然后对梅林发起了突袭。他边伸手去桡对方的痒痒,边笑着问:“你学不学?学不学!”

  “啊,哈哈!住手哇,哈哈!”梅林缩身躲,却又怕摔进湖里不敢有大动作,只好讨饶地喊:“呵呵,我学我学!啊哈哈,怕了你,啦!”

  “这还差不多!”罪魁祸首满意地停止了手上动作。

  “幼稚鬼。”梅林小声嘟囔。

  “我听见了哦!”

  梅林默默翻了个白眼,然后心里浮上一个主意。“我要开始学了,你数好来。”

  亚瑟装模作样地竖起耳朵。

  “汪汪汪……”梅林趁亚瑟不备,出手将对方一推。等梅林学完,亚瑟人也摔进了水里,翻起巨大的水花。“哈哈,小狗落水咯!”

  脑袋重新浮出水面,金色的头发湿嗒嗒地粘在额前,男孩看上去的确挺像一只落水的大金毛。梅林捂嘴哈哈大笑。

  “梅林!”

  伴随着水中人的一声怒吼,梅林被对方拉住了脚。

  “你给我下来!”

  “哈哈哈,我才不要跟你这只小狗一块游泳呢!”梅林双手抱着石块不肯被对方拖下水。

  “看谁力气大。”亚瑟放弃梅林的脚,转而搂住梅林的纤细的腰,最终,成功地将对方也带入了水里。

  男孩们的游乐场转移到了这片清澈的湖水中。他们像鱼儿般自由地来去,在水里追逐角斗。日光柔和,湖水微凉,这样快活的时光给了他们一种错觉,以为世间不会有离别。


(二)

  偏僻街巷的小店里,飘出一股咖啡香味。

  “我以为,我已经忘了你的模样,没想到原来还能一眼认出你。”男人将额前细碎的卷发捋至耳后,轻笑感慨道。

  亚瑟附和微笑。

  一时两人陷入沉默。

  “你……”“你……”两人又同时开口。

  面面相觑后,梅林耸肩示意让亚瑟先说。

  “你这些年,过得怎样?”亚瑟的视线落在梅林左手的那个黑色手环上。“那个……你还带着?”

  梅林轻抿一口杯里的咖啡,眼睛也盯着那苦涩的水面。“这十年我都在我父亲的农场帮忙,最近开了一处花田,日子过得也挺不错的。”他瞥了一眼手腕,“这个,带习惯了也就随它了。”

  “你呢?”梅林看向亚瑟。

  亚瑟避开了对方的目光,回答道:“我们后来搬到了一个大城市,父亲他一直很忙,毕竟是为别人做事。不过,现在有了自己的公司却也不清闲。我大学毕业后,就在我父亲的公司做事,不大不小的职位,也算是从零开始吧。”

  当初二人的父母都是好友,两家人比邻而居,亚瑟和梅林一起长大。直到男孩们高中的时候,亚瑟的父亲选择了繁华的城市,离开了这片土地,两家人自此就断了联系。

  久别重逢,亚瑟以为自己应该会有许多话要说,可实际上,却只有沉默。

  “你那么忙,我也就不多留你了。”梅林又喝下几口咖啡,然后起身开口。“兰斯跟我说他的朋友要过来,我早就把花备好了,包装得很漂亮,你看看,如果满意的话,现在就可以拿走了。”

  亚瑟看向柜台上那个花束。兰斯洛特很了解格温,至少,比亚瑟要了解得多。所以亚瑟不用想,也知道格温一定会满意这份赔罪的礼物。

  “是送给女朋友的?”梅林状似漫不经心地一问。

  亚瑟点点头。

  “你这个个性,的确很容易得罪人。”梅林自言自语道。“倒也不奇怪。”

  亚瑟虽然听见对方的话,却不知该怎么接,只好装聋作哑。

  “好了好了,快走吧,待在这里影响我生意,我就不送你了。”梅林自嘲似的轻叹一声,然后开始赶人了。

  “我……”亚瑟像是还想说什么,最终仍是咽回了肚子里。“那么,我就不打扰了,下次,有机会我们再聚。”

  “也是,如今在同一个城市,有的是机会重聚。”梅林赞同。“下回,记得带你女朋友来见见我这个老友才是?”

  “会的,会的。”亚瑟干笑几声应好。

  梅林虽嘴上说不送,其实直到亚瑟的车消失在街角,他还站在橱窗前,望着那个方向出神。


  “来,干杯!”

  繁星满布的夜空下,两家人聚在院子里,石桌上摆满两位母亲的佳作,食物的香味勾引着六人的鼻子。

  “小孩子不许喝酒!”亚瑟偷偷拿过酒杯时,被他的父亲呵斥到。

  “乌瑟,你真是扫兴。”梅林的父亲打趣着身边的男人。“今天是亚瑟生日,寿星最大才是!”

  亚瑟对着父亲吐吐舌头,然后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呸呸呸,难喝!”

  “哈哈!”四个大人皆捧腹大笑。唯有坐在亚瑟身边的梅林,一脸好奇地看着他。

  “你喝慢点。”梅林的母亲胡妮丝无奈地摇头。

  “梅林,你要不要试试呀?”亚瑟将酒杯重新倒满,递到梅林面前,一脸坏笑地打量着对方。

  “去去去,就知道欺负梅林!”亚瑟母亲出手敲了他脑袋一下。

  “轻点,这是脑袋又不是西瓜!”亚瑟故作夸张地大喊。这举动又引得其他人哈哈大笑。

  梅林也禁不过好奇心,浅尝了一口杯里的酒。

  “嘶,呼!好辣啊!”梅林皱起眉头后悔道。

  “诶,梅林,你都没喝完呢?喝完喝完!”亚瑟被对纠结的神情取悦,得寸进尺地要求。“你看我都喝完了!”

  “我才没你那么傻~”梅林拒绝加嘲讽。

  在家长面前,亚瑟不好正面下手,于是他放在桌子下的左手,掐上了梅林的右腿。

  “嘶!”梅林看向亚瑟。后者挑衅地一挑眉毛,笑容可恶。

  梅林忍着喊痛的举动,用自己的右手去掐亚瑟的左腿。

  两个人笑容扭曲地互相对视,仿佛谁先开口喊痛谁就输了。

  “别闹了,好好吃饭。”乌瑟出声提醒。

  “三二一,一起放手?”

  “好。”梅林点头。

  “三,二,一!”梅林一松手,亚瑟便伸出空着的右手在梅林额头上一敲,然后赶紧起身跑开。

  “亚瑟!”梅林自然不甘落后,捂着额头去追亚瑟。

  “唉,这两个小傻子。”胡妮丝轻笑,“好了好了,我们别管小孩子们了,来来来,尝尝这些菜。”

  “是啊,都吃光,别给他们留。”亚瑟的母亲点头附和。

  乌瑟看着两个孩子,又抬头望天,神情若有所思。


(三)

  亚瑟再次来到花店,是几天后,不过这一回,他是和格温一起来的。格温想看看,能养成这么美丽又香气怡人的花的店主,会是怎样的人。而且,这个人既是兰斯的好友,又是亚瑟的童年玩伴。

  梅林为二人准备了一壶热咖啡。

  “谢了,不过我不喜欢咖啡,能不能给我换杯水?”格温虽然也觉得咖啡闻起来很美味,不过,太苦了。

  梅林点头,然后为格温换了一杯温水来。

  三个人在一张圆桌边坐下。

  一通电话打来,梅林起身道了句抱歉,然后走到一边接电话去了。过了一会,他回来坐下,神情却有些不大自然。

  女生在看人这方面总有些天赋。

  “发生了什么吗?”察觉到梅林有些心不在焉,格温关切地问。

  亚瑟疑惑地看向梅林。

  “哦,没什么。”梅林微微一笑,“农场那边有点事情,我父亲扭伤了腰,没什么大碍,但下午我得回去一趟,替他把剩下的事情处理好。”

  “诶?可以让亚瑟和你一起回去啊,反正他这几天也没什么事情!”格温提议到。

  梅林一脸惊诧。

  “格温?”亚瑟看向身边的女友。

  “干嘛?我又没说错。”格温不解于二人的态度。

  “亚瑟,你,愿意来帮忙吗?”梅林小心翼翼地开口。

  “我……”亚瑟犹疑着。

  “梅林父亲受伤,你也应该去看看吧?”格温提醒一句。

  最终,亚瑟只好点头,然后其实去给公司打电话请假。虽然最近没什么事情需要亚瑟处理,不过也不能一声不响就不去公司。

  “我总听亚瑟提起以前在农场的趣事呢。”亚瑟不在,格温和梅林交谈得倒也愉快。

  “是吗?”梅林的语气并不惊讶。

  “嗯,不过很奇怪,他却没有提过你。你们,不是应该关系很好?为什么会分开这么久,没有联系?”

  梅林看向格温,女人的笑容带着探究与不解。

  “以前,有过一些争执。年轻气盛,大家都记在心里成了疙瘩,一开始都不愿意先低头,后来,就成了真的失去联系的途径了。”梅林解释。

  格温点头。

  也许亚瑟是真的联系不到梅林,可是,凭借亚瑟的家族产业在本市的知名度,格温不信梅林无法联系亚瑟。可是,格温的直觉告诉她,梅林不主动联系亚瑟的原因,是自己不需要也不能去深究的。

  送格温回家的路上,亚瑟向她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你似乎,很想我回去那个农场?”

  两个人在格温的家门外停下了脚步。

  格温抬头,直视亚瑟。

  “是,我很希望你回去。”

  亚瑟惊讶于格温的直接,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接话。

  格温没有受到男友的沉默影响,而是继续开口:“也许你没有注意到,你总会无意提起那个农场,提起有关那里的任何东西。我们在一起,有一年了吧?”

  亚瑟点头。

  “我很害怕,亚瑟。”格温语气逐渐变得哽咽起来。

  “我总觉得,我们之间好像有一道很宽的河水阻着,当我想跨过去的时候,它就会变得更宽。只有你,只有你可以过来我这边,这样我才可能牵到你的手!”

  “我总觉得,那条河,就在你的农场里。所以,我希望你回去。”

  格温突然牵起亚瑟的手。

  “格温?”

  “答应我,为了我,请你回去一趟,然后,带回一个完整的亚瑟给我,可以吗?”女人的眼中,已蕴满眼泪。

  亚瑟看着格温,为难地移开视线。

  “对不起。”亚瑟喃喃到,然后挣脱了格温的手。


  新年到来,两家人自然是一起度过美好夜晚。用过了晚餐,大人们聚在客厅聊天,孩子们则是待在房间里策划自己的活动。

  亚瑟和梅林穿着一红一篮的毛衣,这是母亲们为二人共同准备的。他们坐在房间厚厚的地毯上。

  “闭眼,我有礼物给你!”
  
  梅林依言闭上眼睛,看不见,这让他的其它感官更加敏锐。他感受到亚瑟逐渐靠近带来的热气。他的左手被亚瑟牵起,然后,一个东西套上了梅林的手腕。

  “好了,睁眼吧。”亚瑟一副大功告成的语气。

  梅林睁开眼睛,视线先是落在亚瑟红彤彤的脸蛋上,而后实在觉得对方的笑容太闪眼,便将目光转移到自己的手腕上。

  一个崭新的,黑色的手环,套在那里。

  “这是什么?”梅林疑惑。

  “你就不能自己看看?”亚瑟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梅林抬手,仔细观察。

  “这个!”

  “没错,你不是喜欢那个,什么什么的?我特意拜托外地的舅舅在网上买来的!”亚瑟一脸“快表扬表扬我”的样子。

  “也是服了你,你连人名是什么都不知道,还能买对东西?”梅林的眼神根本挪不开手环,只是随意吐槽了句亚瑟。

  “诶,过河拆桥啊!”亚瑟不满地把梅林的脸扳正,与自己对视。“我的礼物呢?”亚瑟伸手。

  “没有~”梅林摇头偷笑。

  “骗人!”

  “那你自己找啊?”

  “快拿出来,不然我就要,使出杀手锏了啊!”亚瑟伸手示意。

  “欸!哈哈,不准挠痒啊!”

  两个孩子在房间里闹着,楼下却突然传来了争吵声。不过直持续了一会,声音很快就又小下去了,不知是不是刻意压制了。

  亚瑟和梅林不知所措地对视着。

  忽然传来有人上楼梯的声音,不过多久,门就被打开了。来人是梅林的母亲,胡妮丝。

  “好了,现在很晚了,你们睡觉吧,亚瑟,你是回家还是……”

  “我今夜能住在这里吗?”不等对方说完,亚瑟便直言道。

  “好,那你和梅林睡一起,晚上小心他抢你被子。”

  “我才不会。”梅林反驳。

  胡妮丝又嘱咐了几句,便关门下楼去了。亚瑟和梅林那时,并没有注意到胡妮丝眼眶微红,语气哽咽,一副刚哭过的样子。

  关了灯,房间瞬间笼罩在黑暗里。

  外头一道闪电划过,紧接着,雷声大作。

  “亚瑟?”梅林小声地喊着亚瑟的名字。睡在另一头的人,似乎真的已经进入梦乡。

  “亚瑟?亚瑟!”梅林用脚去推亚瑟。

  “真的睡啦?真是只猪!”梅林小声嘟囔。

  “我听见了……”亚瑟突然伸脚踹梅林的脸,梅林躲闪不及,被对方得逞了。

  “你!”

  “唉,被你吵醒……”亚瑟语气慵懒,但是嘲弄意味十足的问。“你是不是害怕打雷?”

  “才不是。”梅林立刻反驳。

  “要不你睡我这头来吧,放心,有我保护你呢!”

  “不是害怕!”梅林嘴上仍反驳着,不过的确乖乖起身,换了个方向。

  梅林在亚瑟身边躺下,被面对着自己的亚瑟和身后的墙壁夹在中间。

  “我真的不是害怕打雷。”梅林一本正经地解释。

  不过亚瑟显然是真的困了,他的眼睛都快睁不开。

  “嗯,啊……不是就不是,快睡快睡。”亚瑟边打哈欠边说。

  “我是在想,我们父母是不是……”梅林挪着身子,脸靠近亚瑟的脸。

  “嘘……”亚瑟忽然用手指碰上梅林的嘴,指尖微凉,却令梅林的心,越跳越快。

  男孩英俊的面庞,鲜嫩的红唇近在眼前。

  梅林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

  亚瑟半眯着眼睛,迷迷糊糊的样子:“嘘,睡觉,你好吵……”

  梅林瞪大眼睛,视线一时之间居然,忘了从对方脸上移开。意识到,自己的脑袋里究竟在想什么的时候,梅林的脸,瞬间变红,并且那绯色直达耳尖。

  幸好,这是黑夜。

  不过,梅林盯着渐渐安静下来的亚瑟,他应该已经睡着了吧?梅林这样想到。

  于是,神差鬼使地,梅林伸长了脖子,逐渐更加靠近另一人。梅林可以,听见对方均匀的呼吸声。可是,梅林感觉自己的心跳已经乱掉了。

  在两个人的鼻尖相触时,梅林停下了。

  这样做,是不是很可悲?在两个人鼻息几乎要相融的情况下,这个想法自己蹦了出来。我究竟,想要做什么呢?

  “你……”

  亚瑟却突然又睁开了眼。

  四目相对,梅林心头一滞,只觉得顿时一股凉意从头蔓延到脚。一时间,梅林就愣着。

  疑惑的神情从亚瑟皱起的眉头流露出来。

  “你干嘛?”亚瑟这回算是彻底醒了。

  梅林无法回答,刚想干脆躲回被子里装作都是一场梦好了!可是却被亚瑟的手挽住了脖子。

  温热的唇随即覆了上来,湿润的舌尖也突破了本就不坚固的牙关。

  梅林的心,简直要跳出胸膛了!


(四)

  驱车回去的路上,一路风景似乎多年都不曾变过。无边无际的金黄色,一直延伸到天边。

  一路无话。

  直到回到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房子。

  “母亲陪着父亲在医院,也许我们明天可以去看他们。”梅林一边搬下行李,一边解释。

  亚瑟沉默地点头。

  已经是黄昏时分,田野里有了夕阳的渲染,看上去更加绚烂梦幻。

  梅林放眼望去。

  “有时候,我会一个人走在那里头。总是不断地回想起过去的日子,那些日子仿佛近在眼前。可我无论是往前望去,还是回头寻觅,都找不到你的身影。”梅林忽然,自言自语到。

  亚瑟站在梅林身后,看不到对方的表情。

  “梅林。”

  “嗯?”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梅林下意识地回头。

  “我……我们进去吧,还有东西没收拾好呢。”说完,亚瑟转身进了房子里。

  梅林也跟在他身后,往房子里去。

  空旷天地间,只有一声轻叹在微弱地徘徊流转。

  十年有多长?

  显然,它并不足以长到改变许多事情。房子的摆设还是亚瑟记忆中的样子,差点点着亚瑟头发的壁炉,梅林曾经摔下来的楼梯,那几张硬梆梆的沙发,院子里的石桌……一切,似乎都不受这飞速流逝的时光干扰。

  “是不是挺惊讶的?”梅林注意到亚瑟的表情。

  亚瑟点点头,然后又摇头。

  “我家?”

  “放心,我们每天都会打扫整理,反正也就几步路,你要不要回去看看?其实晚上你都可以在你原来的房间睡了。”梅林神情柔和地注视着亚瑟。

  “谢谢。”亚瑟的道谢声带着几分拘谨。

  “额,”梅林扫视一遍房间,然后打破了沉默的气氛。“你先坐着,我,去厨房。咱们晚上总得吃点什么才是。”

  亚瑟点头。
  
  客厅不大不小,亚瑟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里面人物的交谈声在房间里回响。可是,仍觉得空落落。

  梅林将饭菜摆上桌,呼唤亚瑟来吃。

  两个人相对而坐,一时无言。

  梅林率先打破沉默:“我的手艺还可以吗?”

  亚瑟微微一笑:“还不错。”

  “可惜总也达不到我母亲那般好。”梅林叹息一句。“有机会你应该尝尝,也算不枉此行不是?”

  “嗯。”亚瑟应了一声,然后又冷场了。

  亚瑟踌躇犹豫了好一会,才小心翼翼地开了口:“这十年,你……”

  “没有。”梅林直视着对方,打断对方的话。“我没有交过女朋友,也,没有交过男朋友……”

  “为……”亚瑟摇摇脑袋,把话咽回去。

  “因为我一直……”

  “好了,我吃饱了。”亚瑟截住梅林的话,起身,逃似的进了厨房去洗碗。

  梅林看着瞬间空下的座位,苦笑。

  听见亚瑟从厨房里出来的声音,梅林没有回头去看。

  “我想,回家去看看,你继续吃吧,不用陪我。”亚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好。”

  随后是一阵离去的脚步声。

  门被关上的那一刻,梅林的肩膀终是垮了下来。他的嘴唇微动,眼眶渐红。他以手捂嘴,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然后,无力地闭上眼睛。

  亚瑟坐在自己曾经的房间里。

  月光入水,悄然而至。

  沉默,无尽的沉默,似乎快要将人逼疯来。被故意忽略的回忆,在这个沉寂的时刻,终于如破闸而出的洪水般涌上心头。亚瑟连着深吸几口气,心口难受地要紧。

  

  清晨,雨过天晴,空气清新得令人心神愉快。

  梅林醒过来时,身边的位置仍残留着那人的温度。嘴角扬起幸福的弧度,梅林轻轻呻吟一声,捂脸而笑。

  “啊~呼—”梅林在床上兴奋地打滚。

  换好衣服下了楼,父母已经在饭桌前坐好。梅林坐下,却意外地感觉到一股凝重的气氛。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梅林疑惑地开口。

  胡妮丝轻叹一声:“亚瑟他们,过几天要去别的地方了。”

  “出去玩?去哪里呀?我要想想让亚瑟给我带什么纪念品回来才好!”梅林不假思索地想。

  “梅林。”胡妮丝一脸不忍,“他们是要搬到别的地方住,也许,要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回来了。”

  “……”梅林有些愣住了。

  “梅林,你对亚瑟,是不是……”

  “好了!”胡妮丝及时阻止了男人后面的话。“我们吃饭,别说其它的。”

  梅林不知所措地看着父亲。

  “我要去找亚瑟,就算他们要搬走,也可以时不时回来看我们啊。”梅林起身冲出家门。

  “让他去试试吧。”胡妮丝开口。“不然,他不会甘心的。”

  几分钟后,梅林站在亚瑟家门口。

  “亚瑟!亚瑟!”

  出来的人,是乌瑟。

  “梅林,回去吧。”

  “伯父,我……”

  “梅林!你明白吗?我和你父亲选择了不同的道路,而你和亚瑟,也终归不是同路人。回去吧。”

  梅林摇头:“我不明白。”

  乌瑟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回了房子里。

  当天夜里,亚瑟一家人就离开了。


(五)

  亚瑟拿着酒瓶来到院子里时,梅林已经坐在石桌边喝上了。

  “你来了?”梅林面颊带着红晕,也许是醉了,也许是秋夜凉意太重。“我不是在做梦吧?”

  “也许呢。”亚瑟在梅林身边坐下。

  梅林的身子,悄无声息地往亚瑟的方向倾斜。有多少次,两个人都是这样,不由自主却又小心翼翼地接近,然后,克制地保持了距离。无论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一直不曾改变。

  “我以为,你会躲在你的小龟壳里一辈子。”梅林开玩笑地说。

  “你怎么知道我现在不是戴着它出来了?”

  “我不知道。”梅林笑容凝固,又渐渐散去。

  “我们以前都觉得酒那么难喝。”亚瑟转移了话题。“怎么你现在也习惯了?”

  “我还是不喜欢这味道。”梅林又饮下一杯。“不过我们总得习惯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

  “也许总有一天,习惯着就会喜欢上。”

  “你这样想?”

  亚瑟无言。

  “不像你的风格,你父亲说的吧?”

  “谁说的已经无所谓了。”
  
  又是一阵沉默。

  梅林忽然将手里的酒杯,丢到了地上,清脆的玻璃破碎声回响在小院的上空。

  “我不想再装下去了。”

  “我受够了!”

  “我进去。”

  梅林起身要走。

  亚瑟拉住了梅林的手,从背后抱住了梅林。

  怀里的人,清瘦得可怕。

  也许,醉了,是一个很好的借口。梅林转过了身,两手抱着亚瑟的脑袋,狠狠的撞上对方的嘴唇。

  没有任何技巧,只是像泄愤一样的动作。

  这一夜,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说。

  两个人再次相拥在梅林的床上,一如当年的夜晚,他们什么也没做,只是紧紧地拥着对方。痴想着,这样就可以不再分开。

  可是,天终究是要亮的。

  次日,梅林醒的很早,或许说,这一夜他都不曾安稳睡去。

  所以这一回,他的身边不再是空空如也的床铺。

  是亚瑟起身的动作惊醒了他。

  “这一回,你又要一声不吭地离开?”

  亚瑟穿鞋的动作一滞。

  “我们不应该……”

  “那什么是应该的!”梅林在床上盘腿坐起。

  亚瑟低下头。

  “我,我不知道。”

  “别说你不知道!”梅林头一次如此厉声喊道。

  一阵静默后。

  “就算你要走,也请你给我一个答案。”梅林语气哽咽,倔强地抬头盯着亚瑟。

  “哪怕是我不想听到的,也请你亲自说出口!”

  “告诉我!”

  “我自己都不知道答案!你让我能回答你什么!”亚瑟终于也无法再压抑自己,吼了出来。

  梅林的眼泪,最后还是没有流下来。

  亚瑟在出门的时候,没有回头,只是留下一句话。

  “梅林,别再等了,你记忆里的亚瑟,不会再回来了。”


  几天后的花店。

  “兰斯,你怎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亚瑟和格温分手了。”

  梅林倒水的手一愣。

  “梅林,杯子满了。”兰斯洛特提醒。

  “哦。”梅林连忙收回手。“格温她……?”

  “她说早觉得会有这一天,所以,倒也没什么,只是难免有些不开心。”

  “我以为,你该去找亚瑟谈谈呢。”

  “你以为我不想?”兰斯洛特叹气,“真搞不懂他们。亚瑟给他父亲留了封信,就独自去了美国了。现在估计也没人能联系到他。”

  梅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

就这样吧,感觉写崩了,故事到这里也就可以结束了。

轻拍【doge脸】

评论 ( 9 )
热度 ( 15 )

© 小狮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