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狮子

AMBC本命 微博@小狮子_初七

【AM】迷糊的猎物<动物au>

●沉迷各种au
●一发完结
●沉迷纪录片的结果xx

————————————————

  夏季的脚步临近,非洲大草原迎来一年一度的盛大聚会。数以百万计的角马、斑马以及羚羊,组成了声势浩大的迁徙大军,从南面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保护区出发,前往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国家公园。

  这亦是繁殖的季节,许多新生命会在旅途中诞生,然后加入到这支数量巨大的队伍中,一同踏上危机四伏的迁徙之路。

  当大军的步伐行至狮子的领地时,往往会给后者留下一份丰厚的礼物——在捕食者所制造的混乱中,年幼的动物很容易与母亲走散。

  现在,这只名为Merlin的幼年角马,就在一场混乱中走失了。而更糟糕的是,迁徙中的大军不会因为走失了谁就停下前进的脚步,Merlin不仅离开了自己的母亲,还远离了大部队。

  年幼的雄性小角马迷失在这片宽阔的平原,他环顾四周,对目前的处境手足无措,感到十分迷茫,所以当Merlin看见一只体型稍大的生物时,便下意识朝后者跑去寻求庇护。

  趴伏在树下,眯着眼享受夕阳余晖的Arthur是一只被狮群驱逐的成年雄狮,很幸运地赶上了迁徙季节,得以饱餐一顿,他正决定饭后小憩一会。却不想,运气来了便是势不可挡,视野中居然出现一只向自己狂奔而来的猎物。

  “这家伙脑袋出了什么问题吧?”虽然倍感疑惑,但Arthur却不准备放过这只自投罗网的愚蠢家伙。他站起身,摇头晃脑甩着鬃毛,驱赶恼人的蝇虫,然后冲出去迎接美食。

  等到那生物近在眼前时,Merlin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对方的长相与自己截然不同,而且那一口尖牙对自己来说显然十分危险。

  “你不是我母亲啊!”Merlin大喊着后退几步,随后调头试图逃离。

  “诶,别跑啊,我又不吃你——”雄狮一个跃扑便直接将幼兽压倒在地,Arthur此刻腹内饱胀,的确没有进食的欲望,所以这句话也不算谎话。“白痴?你母亲难道没有教你分辨天敌和朋友吗?我刚刚还以为我眼花了呢。”一爪摁在猎物胸口处以防对方逃脱。

  Merlin听了这话,简直是羞愤欲死,但一想落入狮爪之下也没有生还的可能,也就万念俱灭了。

  “喂,哑巴啦!”Arthur没如愿听到反驳的话,只觉得无趣,不满地戳戳对方。“走丢的小家伙啊,你肯定是活不过几天的。不过好在你落到我Arthur手中,我可是这片草原的未来之王,你应该对即将成为我的食物感到荣幸。”

  Merlin漫不经心地干笑几声以作回应,眼睛四处乱瞥,想着至少在死前多看看这个世界。

  “这样吧,看在你愚蠢的行为取悦了我的份上,说说你叫什么,你的名字说不定能在我的子孙后代间流传,也算是一种荣誉,怎样?”

  Merlin自己当然不屑这份“荣誉”,可惜对方一副不容拒绝的霸道模样,只好不情不愿地小声回答。

  随后在Arthur的威逼之下,Merlin被迫跟着他一起在树下共享闲适时光。期间多次尝试逃跑的念头,都被雄狮扼杀于摇篮之中。无奈下,Merlin只好盯着假寐的狮子发起呆,幻想起自己用蹄子狠踢对方又圆又大的脸。

  “信不信我现在咬掉你脑袋?”Arthur被猎物的目光盯得十分不自在,随意出口威胁道。“有心情瞪我,不如看看四周有没有其他正对着你虎视眈眈的家伙吧。”

  “我现在很饿,反正都得死,还在乎是谁吃了我吗?”

  “这到处都是草,你能饿死?”Arthur斜眼一瞥垂头丧气的小角马。

  “我们从来只吃新草,这里的,都长老了……”这是Merlin自出生以来第一次感到饥肠辘辘,这让他十分沮丧。

  “真是麻烦——”雄狮起身,伸直前爪伸了个懒腰,然后走过去用头拱了拱对方的身体,低声嘶吼一声以威胁。“别想逃跑,否则我就先咬掉你一只腿。现在走吧,去找那些该死的新草。”

  Merlin惊讶于得到Arthur的允许,一时将生命危险都抛在脑后,跟着雄狮往远处草地走去。他们花了些时间才找到一处合适的地方,开阔而且长满新嫩青草。小角马埋头专心吃草,狮子则在旁缓慢绕圈踱步。

  猎物的存在,自然会吸引猎手。

  此时草原笼罩在夕阳火红的光芒中,似乎一切都沾染了诡谲的血色。

  几只饥饿的鬣狗悄然而至,通常猎食者们之间是井水不犯河水,然而他们有些饥不择食了,盯上了这只有主的角马,并且分头接近。

  Merlin察觉到异常,抬头一看,瞬间被吓丢了魂,下意识拔腿就跑。鬣狗群也随之发起袭击,跟着小角马身后狂奔。其实Arthur大可不管,他早先的那一餐足够撑过一周,鬣狗群显然也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才敢光明正大地在雄狮身边开展围捕行动。

  但是一声响彻天际的怒吼,令这群鬣狗放缓了脚步。Merlin不知所措地站在包围圈中央,其中一只体型最大的雌性鬣狗转身面向Arthur。

  “Arthur,我不认为你还需要吃下这只小家伙?”

  “Nimueh,这是我的猎物。”Arthur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抬步直逼对方而去。顺便在心里为自己的多管闲事找了个借口——草原之王的威严绝对不能受到挑战。

  鬣狗首领有些忌惮地直视着Arthur的接近。

  “看来没有商量的必要?”

  Merlin呆立着,被鬣狗们团团围住,大气也不敢喘,时刻关注着那只狮子的举动,希望他能把自己从这群鬣狗嘴里救下。然后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居然托付在天敌的身上,顿时觉得不可思议。然而突如其来的变化也没给Merlin思考的时间,只见鬣狗首领直接扑向雄狮,另有几只鬣狗也跑向战场,绕到Arthur身后发动袭击。

  Arthur用两只后腿蹬开几只试图靠近的鬣狗,然后扑咬住Nimueh的脖颈带着就地打了几滚,尖爪死死钳制住对方。
 
  那几只鬣狗见势也不敢上前,只站在不远处犹豫。Nimueh的叫声越发凄惨,更多鬣狗聚集过去,Merlin一时居然也不知道该趁机逃跑还是也凑过去看热闹。

  只是局势因为一只雄性鬣狗的加入又产生了变化,雄狮后腿忽然被咬,吃痛一吼便松了口。雌性鬣狗趁机挣脱,挥爪挠去。

  等Merlin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冲向那只雄性鬣狗,利用还未长成的角顶开后者。雄狮趁机摆脱雄鬣狗的纠缠,专心攻击眼前的目标。他再度扑咬住对方,这回不再抱着戏弄的心思,甩着脑袋狠狠撕扯,很快,雌鬣狗就不再挣扎断了声息。

  其他鬣狗见首领已死,便一哄而散。

  平野上再度安静下来。雄狮将鬣狗尸体抛在一边不管,趴下舔舐起后腿伤口,时而抬头,见那小角马愣愣地站在自己身边,许久没有动作。

  “说你白痴还真是不冤,”Arthur沉沉开口,“脑袋稍微正常点的,都知道趁这个时候逃跑吧?”

  “啊?你怎么又骂我?我也想跑啊,可是肯定跑不了多远肯定又要被你捉到,说不定你一生气就像刚才杀死那个Nimueh一样弄死我了……”Merlin垂着脑袋,无精打采,似乎还没从那残忍的场面中回过神。忽然,他一双眼睛里泛着明亮的光芒。“……等等!你的意思是打算放过我让我逃命去吗?”但很快眸子又失去色彩。“不对,你是在开玩笑!”

  Arthur冲他呲牙咧嘴,哼哧喷着鼻息表示不屑。

  “不跑就算了,反正你也跑不了多远,这不知道还有多少双眼睛注视着你,等着把你开膛破肚——”

  Merlin闻言吓得立刻挨着Arthur趴下,以图利用草丛遮掩身形,完全忽略身边的这只也是肉食动物中的一员。

  离开母亲的第一夜,这只迷糊的小角马就这样和一只狮子依偎着度过了。

  第二天太阳重新出现在地平线时,Merlin从香甜的梦中醒来,然后发现现实依旧残酷。

  “为什么我身上湿湿的?昨晚下雨了吗?嗯,好像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雄狮早已清醒,此刻正围着小角马转着圈细细打量。“我试着给你留了些标记,这样其他动物应该不敢靠近你。”Arthur神清气爽的甩甩尾巴,然后领在前头走着。

  “……你该不会!”

  “这可是你的荣誉——不用感谢我,给我少惹麻烦就行。”

  Merlin无话可说,只想能找到一处水池然后跳进去洗个澡!前提是那里头没有可怕的尼罗鳄。

  一路无言。

  初升的朝阳唤醒了这片辽阔的土地,狐獴与昆虫们开始了一天的你捉我藏,长颈鹿悠闲在树丛中散步,猎豹在高枝丫上享受着夜晚劳动所得。只是唯独,不见迁徙大军的身影。

  “我们去哪里?”Merlin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

  “我在巡视我的领地。”Arthur昂首挺胸地跨步而行。“……那个,迁徙的队伍是往这个方向走?”

  Merlin闻闻气味,然后犹豫着点头。

  “为什么你一副不确定的模样?”

  “因为我不太确定……你的气味太浓烈了,我有点没办法分辨其他气味……”

  “你这意思是怪我——”Arthur的嗓音低沉,似乎带着威胁意味。

  “没有!”
 
  雄狮哼哧几声不再说话。

  “你也要跟着迁徙吗?”Merlin很是好奇对方为什么突然想知道迁徙的路线。“我看这里对你来说食物还很充足。”他想劝阻对方打消念头,这样也能为自己的同类们减少一些远征路上的威胁。

  Arthur突然停下了脚步,Merlin顺着他的视线望去,远处,几只年轻的母狮正聚在一起打闹。

  “你认识她们?”

  “我原先也属于那个狮群。”Arthur甩了甩脑袋,重新向前走,路过一块巨大的岩石时,他停下,用脸颊轻蹭石头表面,然后转过身留下排泄物。“那里头最漂亮的一只,是我的姐姐。”

  Merlin是分辨不出那群母狮中最漂亮的是哪只,胡乱应了声“哦”敷衍。

  “你现在不属于了吗?”

  “老狮王认为我威胁到他的地位,所以我只好离开。不过,总有一天我会重新回去的。”Arthur的语气十分坚定,带着不容置疑的态度。

  二人说话间,已渐渐远离了那些母狮。

  “你刚才为什么不和你姐打招呼呢?她一定会很想你吧?”Merlin想到自己的母亲和同伴,有些难过与沮丧,也许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们。

  “我和她向来关系不好。”

  “是吗?我觉得你看上去还是挺喜欢她的?”

  “闭嘴——”Arthur忽然转过身瞪了Merlin一眼。

  “好吧……”
 
  走在前头雄狮不紧不慢地跑了起来,Merlin虽然疑惑,但也只能也跟着跑。

  不知道追逐了多久,就在Merlin感到自己即将精疲力尽的时候,地平线处出现了由数百万动物组成的一道移动的线条,这让他瞬间兴奋起来!

  “那是!那是!”小角马激动得语无伦次,居然再次提速狂奔而去。

  水流声逐渐放大,一道浑浊、流速极快的河流阻挡了Merlin的脚步。河岸两边,有许多动物的残肢遗骸,这是迁徙大军为了渡河付出的惨痛代价。

  “看起来河里的鳄鱼也享用了一份大餐。”而后赶到的Arthur,喘着气粗声开口。

  “我母亲……会不会已经成为这些尸体里的某部分?”

  “也可能是那些家伙里的某只?”Arthur抬爪拍了拍沮丧的Merlin,示意他看向远处。

  河对岸,小群的角马、羚羊逗留在草地上,享用新草,他们的身影隔着低矮树丛若隐若现。

  “你真的放我走吗?”Merlin仍有些不敢置信。

  “你还不够我塞牙缝的,等你明年吃得又胖又壮回来时,也许我会有胃口?跑快点,不然就算我不改主意,那河里的鳄鱼也不会放过嘴边的食物。”

  “……谢谢。”
 
  “记得别再自己往狮子嘴里送,不是每回都能遇见我这么大度且伟大的狮王。”

  Merlin忍住蹬他一蹄子的冲动,郑重其事地点点头。随后,奔向岸边,直接跃进湍急河水中。河底淤泥松软,小角马前行一步都是十分艰难。

  Arthur立于河岸高处看着,断断十几米的游程,却仿佛有一个世纪般漫长。

  也许是鳄鱼们真的都已饱餐一顿,Merlin最终安全抵达了对岸。他抖着身子甩干水,转过头冲着Arthur大喊了声“再见”,然后迅速消失在树丛间。

  “应该是再也不见才对吧。”

  “那白痴到底有没有身为食草动物的自觉啊?”

  “真不知道那么迷糊的家伙能不能活到明年回来……”

——————————————————

吼吼吼( ͡° ͜ʖ ͡°)✧

感觉大草原上的动物个个可cp???

大概是疯了xx

评论 ( 16 )
热度 ( 44 )

© 小狮子 | Powered by LOFTER